认知不只是yes or no
发布人:一全科技 来源:腾讯ISD 发布于:2010-12-08 21:13:14 浏览:1186

在电影中看到这样的一个画面时你会想到什么?

这是电影《阳光灿烂的日子》中的一个镜头。几秒钟后,一个人出现在了门口。

(男主角马猴出现在了门口)

导演也并没打算让“有人即将出现”这个信息当做一个必须要传达的信息,100%的传达给观众。并并不是所有的观众在看这一段的时候都会主动的去想。当然不去想也不等于就没能欣赏到这部电影。一位观众虽然没有主动去预测,但是,当主人公出现在门口时,这位观众却很可能会觉得影片很自然,叙事很流畅。看完整部电影后,这位观众可能会说:“导演很会讲故事。”即便他在刚才那个瞬间并没有主动的去预测。

这位观众认知到了那个门口的镜头了吗?如果那个镜头对他完全没产生任何作用,那他也不会有后面的正面评价。如果说这位观众理解了,显然也不对。

那么,我们姑且把这种情况称为“部分认知”吧。

我们再假设,另外一位观众,看到这个镜头的时候与上面这位观众的情况类似,但对那个的感触稍微多些,以至于看完影片后对这部电影大加赞赏,认为导演非常棒,自己非常喜欢,但是似乎也说不出什么具体的来,不能很学术的分析出其中的好到底是什么。

第二位观众和第一位观众都是“部分认知”,但程度还不同。是的,“部分理解”是个区间,而不是一个值,完全没认知至完全认知之间都可以称为“部分认知”。所以,理解是个程度的变量,并非只有yes 或 no两个值,它不是二进制的。

上面这种电影手法的另外一个应用是电影《孔雀》中也有,在一场车间之前,先是在屋里看到的一扇门,空荡荡的门,门外白花花一片什么也看不到,门内黑乎乎一团什么也看不清,整个画面很不好看,基本上是中间一块白,四周一圈黑。然后,一个人出现在了门前…

实际上,《阳光灿烂的日子》的摄影指导就是影片《孔雀》的导演。也就是前一阵子出了“车震事件”的那位顾长卫大师。好吧,这里不说社会新闻了,继续说电影…

这个画面来自电影电视《兄弟连》第九集开头,开头就是一个2分15秒的一个长镜头。你是否意识到了,是马车将我们的视线从搬运转头的老人带到了废墟上搬运家具的人们身上?实际上整个2分15秒的长镜头一直在运用这样的手法让观众环视了整个广场:两位MP大兵,抱着转头的老人,马车,断腿儿的桌子,两人抱着地毯,餐椅,最后将观众的视线带到了二楼上E连的5位士兵。

观众也许并没很明确的意识到导演是在运用这些人和物品在穿针引线,但是没关系,只要能感受到自己很流畅的环视了整个广场就够了。

电影《辛德勒的名单》是部线索很多的鸿篇巨制,其中大量运用了上面提到的这种电影手法,使得通篇可以不断的在多个情节线索内跳转。

在运用这个电影手法的时候,导演恐怕还真不希望观众完全认知了,观众们都庖丁解牛般的完全看清了这些手法,电影反而不那么好看了。

很抱歉的通知您,一直说到这里,我才意识到,我原本是希望通过电影说交互设计的。

你猜,我打算根据上面电影这些事儿分享出啥交互设计上的问题?

“设计时也可以通过暗示,引导用户接收下一步即将出现的信息。”是这个?

不是。真的不是,完全不开玩笑的说,确实不是要说这个。

我要说的是:用户对一个网站,一个网页同样存在“部分认知”的情况。用户并不见得完全搞清楚了设计师的设计理念,设计思路。

QQ秀商城中,84*84px的图片是一个个item,点击后会穿在左侧的试装预览图上。假如在某一个页面上,一些84*84px的图,点击之后不是不是试装,而是其他什么反应。恐怕不会有几位用户立刻能明确的意识到出问题了。甚至,在上千万的QQ秀用户中不会有几位能很主动的意识到“点84图是试装”这样的规律。但是,对于整个QQ秀这个产品来看,让用户形成“点84图是试装”这样的印象是有价值的。大多数用户对这个设计是“部分认知”,如果局部地区不一致,更有可能的结果是,用户对这个糟糕设计的“部分认知”累加起来,最后形成个整体印象:QQ秀商城这个网站挺不好用的。但并不能说出些什么具体的问题。这是因为,用户实际的使用时,通常都是部分认知。部分认知现象是实际情况,是我们应该接受的。

电影手法并不是要观众完全透彻的认知;设计也不是非得要用户完全看懂才有价值。页面表现上为了保持整个网站的一致性而做的牺牲,为建立清晰的网站信息构架而花费的大量精力,这些设计是不是有必要?是的,这样做是对的,是有必要的,并不见得要用户完全能认知才需要去做。

“用户真能意识到这个吗?如果不能,我们何必要费劲儿的做这样的设计呢?”用这样的标准来取舍一个设计是不对的。认知是一个区间的变量,在0%-100%之间存在着无数的认知度。判断一个设计的标准应该是:看它是否能有助于更好的传达信息,从而让用户更高效的完成既定的用户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