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谷歌遭遇欧洲反垄断困局
发布人:一全科技 来源:新浪科技 发布于:2011-02-22 22:57:20 浏览:741

谷歌遭遇欧洲反垄断困局

谷歌遭遇欧洲反垄断困局

导语:美国《纽约时报》网络版今天撰文,对谷歌在欧洲面临的诸多反垄断困境进行了阐述。

以下为文章全文:

欧美审查增加

在瑞士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上,近些年来最热门的门票始终是谷歌高端私人聚会的邀请函,2011年也不例外。

很快就将卸任谷歌CEO的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也非常期待这次聚会,希望伴着舞曲的节奏畅饮。

但最近几个月,谷歌却吸引了另外一种关注。随着它的野心膨胀,并逐渐进军搜索引擎和网络广告之外的市场,大西洋两岸的反垄断监管者也加大了对这家公司的审查力度。

所以,尽管谷歌今年在达沃斯邀请的嘉宾更少,但依然将欧盟竞争事务专员华金·阿尔穆尼亚(Joaquín Almunia)加入到邀请名单中,希望他能够与施密特进行面对面的会谈。

这一会谈此前并未对外披露,但据知情人士透露,施密特在会谈中要求阿尔穆尼亚尽快完成对谷歌的调查。如果调查显示谷歌的确有问题,他希望能够有机会提供一种解决方案,而不是直接遭到处罚。阿尔穆尼亚则对施密特说,他会尽力而为。

本次调查的细节尚未对外公布,谷歌也没有披露对欧盟委员会的回应。谷歌发言人艾尔·沃尼(Al Verney)最近表示,“总会有改进的空间”,而谷歌将“继续(与欧盟)合作”,解决所有疑虑。

但是随着美国反垄断机构的调查增加——包括对谷歌收购美国航空信息服务公司ITA Software的质疑——以及该公司在隐私和版权等其他问题中引发的投诉逐渐增多,谷歌最不希望的事情就是被卷入到与欧盟旷日持久的反垄断斗争中。

这一案件还有可能耗费谷歌大量的成本,而不仅仅是破坏其“不作恶”的声誉。如果被发现违反欧盟法律,谷歌最多将被处以其全球年销售额10%的罚款,该公司去年全球年销售额为290亿美元。而作为补救措施,谷歌还有可能会被要求调整商业模式。

欧盟态度谨慎

但在很多大程度上,谷歌有理由抱有希望。

据认识阿尔穆尼亚的人介绍,与前任相比,他更加善于寻求各方共识。他的前任刚刚对微软和英特尔处以了巨额罚款,而英特尔一案仍处于上诉阶段。

还有一个因素也让欧盟方面保持谨慎:在快速变化的互联网市场,任何反垄断调查都无法跟上技术和市场的发展速度。在对微软进行调查时,欧盟就曾经遭遇过这一问题,而谷歌的调查也有可能会遭遇同样的问题。

“主导地位的寿命不长,这种情况很常见。”美国国务院国际通讯和信息政策协调员菲利普·弗韦尔(Philip L. Verveer)本月在布鲁塞尔就欧盟的调查发表评论时说,“从反垄断的角度来看,在决定是否有必要采取大规模的干涉行动时,怀有一定的谦逊态度非常重要。”

事实上,欧盟委员会对于再次针对美国大型企业展开高调反垄断调查也持谨慎态度。但是该机构的成员却无法忽视创业企业、大型报纸出版商和电信公司等企业的要求,这些企业都希望欧盟委员会能够对谷歌日益扩张的业务进行审查。

然而,现在调查已然开始,审查的速度可能会慢于谷歌的希望。部分原因在于这类问题的复杂性。但在布鲁塞尔,这一问题还会因为资源的限制而进一步恶化。

最近几周,阿尔穆尼亚所在的部门开始已经开始通过对为期4年、价值600万欧元(约合820万美元)的合同进行招标的方式,寻找咨询师来帮助其调查科技领域的部分案件,谷歌案也包含在内。

去年11月30日,阿尔穆尼亚办公室发布新闻稿称,已经开始对“谷歌涉嫌滥用在线搜索领域的主导地位,并违反欧盟法律”一事展开正式调查。

这一决定充满风险。尽管谷歌在欧洲部分地区的搜索市场份额已经超过90%——甚至高于美国本土——但手头的证据却十分有限。欧盟专案组目前只收到了三家公司的正式投诉(一家来自法国,一家来自英国,还有一家来自德国),而且这些公司在科技行业都没有什么影响力。

微软幕后推动?

除此之外,欧盟委员会的老对手微软也在积极推动这一调查:提交投诉的企业中,有两家公司与微软有关,一家有直接关系,另一家有间接关系。

然而在2010年期间,专案组认为,如果展开正式调查,并在全行业范围内发放官方问卷,便可以获得更多证据。

这些详细的问卷已经发送给了数十家企业,回复时限将从本月开始陆续到期。调查人员正在寻找任何能够证明谷歌排挤竞争对手,并限制广告主与其他搜索引擎合作的证据。

至少有一名知情人士透露,在初步调查中,布鲁塞尔方面认为谷歌的言辞含糊不清。除此之外,在针对“制定白名单”(Whitelisting)问题发表的公开声明和私下声明中,谷歌的说辞明显自相矛盾。所谓“制定白名单”,指的是调整搜索算法,从而在搜索结果中偏向某些网站的行为。

这一问题也引发了美国政府的关注。在一起针对谷歌核心搜索业务展开的反垄断调查中,德克萨斯州的调查人员正在搜集有关谷歌“人工覆盖或改变”搜索结果排名的证据。这一调查至少牵扯到一家欧盟调查中涉及的网站——英国比价网站Foundem。

去年2月,谷歌一反常态地公布了对其进行投诉的欧洲企业名单。除了Foundem外,还包括德国比价网站Ciao和法国法律咨询网站Ejustice.fr。谷歌强调称,Ciao由微软所有,而Foundem也与微软资助的游说团体有联系。

然而,一位要求匿名的欧盟委员会高级官员却表示,这一决定“意在防守,而且很天真”。

欧盟官员还认为,谷歌的初期回应并不足以打消他们的核心担忧:谷歌是否阻碍竞争。谷歌提交的文件反复强调,该公司拥有独特的优势,可以保证用户服务质量。

谷歌积极辩护

“说谷歌有义务展示其他搜索服务的搜索结果,就好比说梅赛德斯有义务在汽车中采用菲亚特的发动机一样。”谷歌在去年5月3日提交给欧盟委员会的一份机密回复中说,该回复的副本已经被《国际先驱论坛报》(International Herald Tribune)获得。这是谷歌针对Ejustice.fr的指控作出的回应。Ejustice.fr表示,谷歌将该网站的多数页面链接都从索引中删除,导致该网站的点击率大幅下滑,使之几乎在网上销声匿迹。

谷歌称,Ejustice.fr违反了谷歌有关搜索排名的指导方针。谷歌认为,这种行为存在问题,因为用户最终可能会因此而无法找到与其关键词相关的网页,只是徒增了更多的搜索结果页面而已。

谷歌还表示,Ejustice.fr创建的很多网页中都包含数千个超链接,但这些超链接却只包含搜索关键词,很多内容都与法律关系不大,甚至毫不相关。“这是很典型的一种行为,网站希望通过人为方式提升搜索排名,却不提供实质性的内容。”谷歌律师写道。

与此同时,谷歌也承认,很可能因此同时删除了一些有可能有用的链接。

关键投诉始末

而来自Foundem夫妻档创始人亚当·拉夫(Adam Raff)和史瓦恩·拉夫(Shivaun Raff)的另一起投诉则至关重要。

Foundem被英国第五频道的一档热播节目《The Gadget Show》评为2008年度“英国最佳比价网站”。但是拉夫夫妇表示,他们的网站长期以来几乎在谷歌搜索结果中无处可寻。于是,他们于2009年7月前往布鲁塞尔,向欧盟委员会投诉了此事。

在布鲁塞尔,他们对欧盟委员会科技行业负责人佩尔·赫尔斯特罗姆(Per Hellstrom),一位做事谨慎的瑞典人,叙述了他们的网站是如何遭到谷歌惩罚的。他们称,这一问题始于2006年6月,而在此期间,他们在必应和雅虎等其他搜索引擎中却一直保持了具有竞争力的排名。

他们说,当他们试图使用另外一种更简便的网站推广方式,即购买谷歌的搜索广告时,谷歌却向他们索取极其高昂的费用。他们还提出了第三条指控:谷歌的算法实际上会偏向其自家的比价工具,该工具最初名为Froogle但现在已经更名为“谷歌产品搜索”(Google Product Search)。

赫尔斯特罗姆此前曾经参与过对微软的处罚,并领导了针对英特尔的调查,他还曾经于2001年在法庭上为欧盟否决通用电气和霍尼韦尔(Honeywell)的合并案进行了成功的辩护。但这一次,他却对拉夫夫妇说,单凭他们的投诉不足以启动调查。但他也并未立刻放弃此事。

双方此后至少又进行了两次会面,而拉夫夫妇最终也提交了一份正式投诉,并且提供了似乎与谷歌的部分公开声明相左的书面证据。

例如,谷歌欧洲首席律师朱莉娅·霍尔茨(Julia Holtz)曾于2010年2月对记者表示:“我们不会(针对其他网站)制定白名单或黑名单。”

然而,谷歌2007年9月发给拉夫夫妇的一条信息却使用了“白名单更新”的标签。其重点是将Foundem的搜索广告费费率调整回正常水平。两周后,谷歌通知Foundem,已经成功“实施了一项变化”,并纠正了这一问题。

不过,Foundem对搜索排名仍不满意,拉夫夫妇也执意要求谷歌做出调整。

到2009年秋天,负责搜索质量的谷歌Webspam团队主管马特·卡茨(Matt Cutts)开始与Foundem展开详细对话。卡茨于2009年11月20日通过电子邮件建议拉夫夫妇清理网站中含混不清的内容,之后“我们就能看到Foundem在相关排名中出现一些积极的变化”。卡茨坚称,“没有对Foundem的页面排名采取人为惩罚。”

谷歌在2010年5月3日提交给欧盟委员会的一份秘密文件中表示,在Foundem纠正了“最过分的质量缺陷”后,已经为Foundem提供了“有利判决”并取消了对该网站的降权。

谷歌表示,Foundem对网站进行了更多的清理,使得谷歌能够更为明确地理解其最初的功能,并且还增加了产品评论或博客。之后,“谷歌的算法抓取了这些变化”,而所有的降权都已经被“自动移除”。

然而,Foundem指控谷歌的补救措施耗时过长——足足用了三年半——而且流程过于复杂。

Foundem还指控谷歌使用其他算法偏向自家服务。Foundem制作了一些彩色图表,用于说明对250多个相关关键词进行搜索时,各大比价网站与谷歌自家服务之间的排名对比。顶部是一条由红点组成的粗线,说明谷歌自家服务通常都可以排在顶部或接近顶部的位置。下面则散落着一些绿点,代表的是Foundem等竞争对手较低的排名。

大型企业抗议

但谷歌已经习惯了应对有关搜索排名的投诉。去年11月,就在欧盟委员会正式对其展开调查的当天,谷歌在其欧洲公共政策博客上撰文称,该公司的目的是为用户提供“最优秀、最相关”的信息,并非所有网站都能如其所愿获得突出的排名。

正当一些小型企业纷纷投诉谷歌的垄断行为时,一些欧洲规模最大的企业也开始对威胁他们利益的其他行为发出警报。

2010年3月初,广告巨头WPP CEO马汀·索瑞尔(Martin Sorrell)在接受报纸采访时表示,该公司的一些大客户希望欧盟委员会调查谷歌,并认为谷歌即将主导网络搜索广告市场。沃达丰CEO维托里·奥科劳(Vittorio Colao)也支持这一观点。

去年4月,欧洲出版商协会(European Publishers Council)也对欧盟委员会主席巴罗佐(José Manuel Barroso)直言不讳地表达了对欧洲企业的利益受到威胁的担忧。

据一位要求匿名的知情人士透露,出版商对巴罗佐说,谷歌对他们收取的广告收入分成,以及对出现在谷歌资讯(Google News)和谷歌搜索引擎中的内容的控制有问题。该消息人士称,至少有一名与会人士建议欧盟委员会考虑对互联网搜索市场展开大范围的反垄断调查。

两个月后,多家顶级报业公司的代表——包括法国《费加罗报》(Le Figaro)总经理弗朗西斯·默里尔(Francis Morel)和《每日邮报》的东家联合报业(Associated Newspapers)发行部主管麦克·纽曼(Mike Newman)——公开要求巴罗佐推动“所有业内企业之间的公平竞争,包括搜索引擎”。

巴罗佐向这些报业公司承诺,将在信息和内容大战中为他们争取更多利益。

令欧盟委员会关注的是,各国监管者都开始独立行动,而且调查范围并不局限于反垄断领域。

谷歌街景服务的隐私问题引发了德国等国家的质疑,而谷歌最终也承认存在不当行为。除此之外,谷歌的数字图书项目也引发了很大的争议。这些事件都令欧盟官员颇感不安。

在欧盟委员会正式对谷歌展开调查的前几天,阿尔穆尼亚致电谷歌首席律师大卫·德拉蒙德(David C.Drummond),向他通告了这一调查。

知情人士表示,德拉蒙德对此表示失望,但双方均未表达谈判意愿。

几周后,阿尔穆尼亚手下的调查员扩大了调查范围,纳入了两起来自德国的投诉。一起来自于代表报纸和杂志的两家行业团体,另外一起则来自于一家名为Euro-Cities的在线地图公司。

这两家行业组织分别为B.D.Z.V。和V.D.Z,前者代表报纸,后者代表杂志,它们共计拥有450名会员。这两家组织指控谷歌操纵搜索排名,偏向自家服务。

Euro-Cities则投诉谷歌地图为其他网站提供免费整合服务,破坏了该公司的商业模式。

在被问及有关施密特和阿尔穆尼亚之间的会谈情况时,谷歌发言人沃尼说:“作为任何调查流程的常规部分,我们经常会与监管者会谈。”

阿尔穆尼亚的发言人阿梅利亚·托雷斯(Amelia Torres)则表示,这位反垄断事务专员“对谷歌的合作态度很满意”。但她拒绝发表进一步评论。(鼎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