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读中国SNS为何错失机会:有时冒进有时保守
发布人:一全科技 来源:商业价值杂志 发布于:2011-02-15 22:30:50 浏览:895

在桌面互联网产业必然进入“慢公司”时代和“开放平台”时代的今天,“急于求成”和“过于保守”两大错误给本可以前途光明的中国社交网络公司罩上了阴影。

人人网和开心网近期都传出将在年内上市的消息,不过这些资本层面的动作却没有被业界人士当成好消息来解读。因为有不少人认为,人人网和开心网已经成了明日黄花,随着国内互联网大平台的进一步集中和巩固,以及资本市场新一轮泡沫的到来,留给人人网和开心网的时间和空间已经不多,如果不尽快“出手”可能就机会不再。

回顾过去5年国内这波SNS热潮,其实有太多问题值得反思。暂且搁置上市的问题,因为它涉及到资本市场,跟大量VC、PE和IB有很大关系,也先不谈产业环境的变化,因为那里有互联网发展的必然逻辑,也是外因,单就产品和团队等内因来看,过去5年的这一波SNS热潮,本来是存在一些机会能够让开心网、人人网等社交产品做得更大,但创始团队并未把握好它们。

这波兴起于美国社交概念热的创业潮,就在各自创始团队或急于求成或过于保守的错误中,变得多少有些虎头蛇尾。或许它们中的一家或两家将在2011年可以借助资本市场的有利时机,谋求早些上市或通过被收购找到出路,但那也仅仅是调低预期后的必然选择和与资本妥协的唯一出路。尽管人们常常说,历史就是历史,不容“如果”,但反思历史,剖析社交网站急于找出路的背后原因,能让我们更清醒地看到互联网产业的基本规律,这或许就是反思的一点点儿价值。

冒进和保守丧失机会

和资本市场节节攀高的中国网络股的股价相比,人人网和开心网的用户活跃情况已明显不如那些已上市并疯狂圈用户的公司。从两个网站的Alexa流量状况来看,人人网和开心网的PV数值在过去1年中都有所下降,开心网下降更多一点,在用户争夺战中应该说处于弱势。

面对用户增长率放缓和活跃度疲软的局面,人人网、开心网已经加快了建立数据营销、电子商务等直接与商业收入相关的业务的步伐;同时加速从广告、游戏等业务上获得收入,并积极准备上市,人人网在投行介入的步伐上比开心网更早一点。从对外透露的收入数字来看,两家网站在过去1年收入都有所增长,人人网的母公司千橡集团去年第三季度广告收入过亿元,绝大部分由人人网贡献;开心网也透露每月有1000多万广告收入,过去1年总收入可能在2亿~3亿元人民币。

但商业化方面的努力并不能弥补用户价值增长放缓和内在的问题。以人人网来说,不仅距离美国榜样Facebook有太大差距,距离一两年前创始团队和投资人的预期,也有一些差距。人人网很难成为Facebook,因为从一开始,创始团队的心态就比较急于求成。

人人网的母公司千橡集团CEO陈一舟是中国互联网“快公司”的典型创业者,从ChinaRen到空中网,陈一舟分别在门户时代和SP时代抓住两拨机会,都是在两年内卖掉或者上市,创造了当年同业中的最快纪录。但现在的陈一舟自己也在某些场合承认,这次社交网络的创业很难如当年那样“快”起来,而是得做好熬的准备。

不过,陈一舟说的“慢”可能又要认真分析。在业务和产品层面,过去两年,人人网依然保持快速模仿和跟随的步伐,不仅快速上线千橡版的“开心网”以阻击后来者,而且在去年较早投入团购的大潮,推出糯米网。现在“开心网”的事情基本已经在法律上尘埃落定,糯米网面对势头不错的创业公司和来势汹汹的“腾讯+GroupOn”,增长曲线已经趋缓,2011年能否保住前三,值得怀疑。

也许,陈一舟说的“慢”或者“熬”还是在他最擅长的资本层面,和占千橡40%股份的孙正义的资本拉锯,才是真正需要陈一舟付出耐心“熬”的事情。而在“道”的层面上,其实人人网不能成为Facebook,恰恰是输在团队没有将真正的精力放在产品上,未能将人人网打造成真正的通信基础设施,“术”层面的急于求成和“道”层面的忽视对快速、稳定的基础平台的建设,使之失去了更远大的未来。

一度同人人网竞争激烈的开心网,则是另一个极端的问题造成了现在其急于找出路。人人网是过于“冒进”,把所有速成的事都做了一遍,开心网则是过于“保守”,错过了许多机会。开心网初期有创新,势头良好,抓住了社交游戏兴起的热潮,但那之后在“术”的层面上开始保守,策略上徘徊于继续做游戏还是完善社交功能的两种道路选择上。

开心网副总裁郭巍也曾承认,在开心网内部,工程师和产品团队其实对建立快速、稳定的通信基础设施,比如云存储等功能很早就已有共识,但游戏带来的人气又有很大的吸引力。事后看其实更勇敢一点去做开放平台,可能会超越上述两难选择,形成两不耽误的结果。但最终,由于开放上的保守和新浪微博的崛起,开心网在游戏和通信两方面都丧失了很多机会。2011年开心网决心加速开放,主动展开更多方的合作,总算进入正确道路,只是时间的确过迟。

在资本运作的层面,开心网其实也有点儿慢,开心网诞生的两年多时间里,盛大、新浪、腾讯、携程等多家公司都与其接触探讨收购的可能,结果除了程炳皓的老东家新浪战略投资外,其余均未实现。或许开心网错过了一些比较好的议价时期。

被封堵的未来

人人网和开心网未来的风险不仅来自自身成长速度放慢的内在问题,而且也来自外部互联网产业格局和资本市场的变化。即使在业内人看起来,这种环境变化也是如疾风迅雷一般,一夜之间,换了人间。环境的改变体现在两大方面:

第一,不仅小公司急于求成,大公司也急于求成,并且大公司更加具备急于求成的资本。开心网用了1年时间成为社会流行事件,新浪微博的崛起速度则有过之而无不及。未来5年的“快公司”可能不再是过去的中早期公司的概念,而是有上市公司背景或者大型机构投资者背景的公司。

第二,主动也好,被动也罢,平台型大公司将更加开放,开放阶段和开放程度甚至超过中小型产品的公司。新浪微博上线1周年就做了开放平台,腾讯也逐渐开放核心的QQ平台,大公司将核心产品开放,相当于开放了整个国内互联网市场的基础设施,这样一来同一个市场上的中小公司将很难有新的发展空间。

同时,资本市场的新一轮泡沫渐渐到来,在华尔街只凭借模式和概念可获得高估值的故事再次上演。纽交所更像10年前的纳斯达克,乐于让那些并未盈利的中国互联网公司上市。这势必造成国内互联网产业出现一波资本倒逼产业巨变的过程,它体现在:

第一,高估值的时代。对新模式和新概念的估值偏向于以用户数量计算商业价值,会自然导致各家公司拼尽全力、甚至赔钱去争夺用户,而成长期的公司虽然有VC的钱去烧,但也不可能比过已经上市、具备二级市场融资成本更低条件的公司。

第二,钱一多,就容易把夯实基础,改进产品放在次要位置,而把拼资源、尤其是砸钱和拼传统资源的竞争手段当成主要武器。新浪微博、腾讯微博和搜狐微博都快速增加用户,而且已经开始和电台、电视台等传统线下机构大范围合作,在户外媒体大做广告等。

资本的逻辑倒逼产业层面给各家急功近利的做法带来的必然结果是,我们会看到2011年国内整体互联网市场进入更残酷的平台竞争(生态圈和价值链竞争)、入口竞争和争夺用户的竞争的大战中。

以准备分拆上市的新浪微博为代表,已上市互联网平台型企业会如猛虎一般疯狂入侵中间地带和砸钱获取用户,这将无情地挤压、封堵和包抄那些正在成长、用户数在1亿左右的公司们的去路。许多成长期互联网公司将在巨型平台企业的战车倾轧下,默默地失去生存空间。因为几大平台已经吸取3Q大战和以往多年口水战的教训,纷纷将公关负责人升任为副总裁,公众对于2011年互联网公司间战争的残酷和血腥故事,将知晓更少。

告别“快”年代

造成人人网和开心网现在局面的原因,从“术”的层面总结,是急于求成和过于保守;从“道”的层面来看,其实是忽视或背离了互联网世界的一些基本规律。从世界范围来看,随着社交网络时代的来临,世界主要经济体的互联网产业都已经进入大国时代。Facebook的天使投资人彼得·泰勒曾说,社交网络公司是促进全球化最终走向胜利的最好投资标的。以MIH和DST为代表的资本集团则促进了社交网络在新兴经济体中的扩散。

印证上述言论只要简单做一个加法:2010年世界人口达70亿,而Facebook、腾讯、Orkut等作为世界不同经济体的主流社交网络代表(至少腾讯和Facebook用户之间重合度不高),它们的用户数汇总超过11亿,刚好占世界总人口的15%。如果分母换成主要发达经济体加上四大新兴经济体中、俄、印、巴,共40亿人来算,则使用社交网络的人比例超过30%。

按照传播学理论,社交网络在世界范围内的普及已经经历了鸿沟跨越阶段,接下来将占领总人口40%的早期使用者人群;社交网络在发达和新兴经济体中的普及很快将从早期使用者进入后期使用者阶段。按照目前Facebook用户的增长速度和中国几大微博网络用户增长速度,考虑到未来几年移动社交应用的快速发展、大部分重合但有部分新用户增加的情况,在2015年完成早期使用者向晚期使用者的过渡应该不成问题。

值得注意的是,这是一场世界范围内的社交网络扩散运动,这一运动的影响在于以社会关系为底层结构,互动通信和智能化网络作为基础设施,开放平台作为多元化商业运作的新游戏规则,最终将创造至少40亿人口规模的在线公民社区。社交网络的先行者们已经将这一运动开启,并在这一过程中垄断了市场,至少在桌面互联网平台上的布局实际上已基本完成。很不幸的是,在这一领域的所有后来者将很难再有赶超先行者们规模的机会,大的机会和“快公司”可能在移动互联网还会出现。

社交网络的本质是所有人的海量数据快速、稳定传输的通信基础设施,已经占据基础设施的公司将很难被撼动在此领域的地位,就好比疆土已被先到者占据,各自圈出各自的王国,后来者只能俯首称臣,做做二级、三级的开发。这也决定了在全球范围内的桌面互联网领域,“快公司”的年代一去不复返了,以Quora、Wavii为代表的垂直、个性化信息匹配方式将依托于用户已有的Facebook和Twitter connect来进行精耕细作式的“缓慢”的信息挖掘工作,也可以比喻为真正建立神经网络的细致工作。

大势不可逆,人人网开心网们错失了成为开疆拓土、建立王国的基础设施公司的机会,不管最后它们的出路如何,其中的经验教训或许对可能在移动互联网时代能建立自己王国的英雄们有一点儿价值。(成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