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东凡客对李国庆舌战大摩沉默:恐过一河拆三桥
发布人:一全科技 来源:IT时报 发布于:2011-01-25 00:10:59 浏览:657

李国庆、大摩女骂战背后的反思

专家建议中国创业者集群力量“抱团”与国际投行平等对话

本期嘉宾 周定 正略钧策管理咨询合伙人

新闻回放

去年12月8日,当当网于纽交所上市交易,当天收盘报29.91美元,较发行价上涨86.94%,市值达23.3亿美元。当当网CEO李国庆与其妻子、联合总裁俞渝在纽交所门口相拥,露出甜美的笑容。

未曾想,歌舞升平的背后,酝酿着李国庆在整个上市过程中对主承销商之一摩根斯坦利的不满。在他看来当当网市值被严重打压:“公司上市,股票价格比定价涨跌超过40%就是投行的低能或品行低,投行就该骂”,而包括百度之类的公司也遭遇过此类情况,只是选择了隐忍。

这一切不满在1月15日集中爆发,当日李国庆表示负责当当网上市的两大投行大摩和瑞银30多人来北京,让当当网掏钱请庆功宴,他被此事激怒。由于对瑞银感觉稍好,因此他在微博上创作了一段针对大摩的摇滚歌词,进一步透露出两家之间的恩怨,其中出现了京骂。这些言论招致自称为“大摩女员工”的强烈反弹,“迷失的唯怡”、“露西娅天气”等人相继加入对李国庆的骂战,指责其是“吃软饭的”,并称当当网当初的财务作假,言辞被指“很黄很暴力”。

这场隔空骂战以李国庆向董事会致歉,大摩表示当事人并非本公司员工暂告段落。但网友依然“人肉”称,事件中女性确属大摩员工。

IT时报 忻云

微博开骂及“财务作假”言论有何恶劣影响?

从业内人士的表态可以看到,不少上市公司都对投行颇有微词,只是反应的激烈程度不一。对于李国庆的一段歌词,为何疑似大摩员工的女子要如此激烈地反应,甚至不惜爆出“当当网作假”等丑闻,“杀敌一千,自伤八百”,大摩迅速声明当事人非公司员工,能否平息对公司的不利影响?

周定:“大摩女”的表态,无论从任何方面来看,都是一个非常糟糕的决定。我和很多投行人士意见一致的是,如果此女被确认是大摩员工,此女离开大摩将是“确定性事件”。

抛开言辞的道德观念不谈,“大摩女”宣称当当网财务作假,如果属实,那么当当和大摩两者必将同时均遭严惩。如果不属实,那么此女的说法涉及诽谤,同样面临重责。恰巧此事发生在休息日,但周一一上班大摩公司便发表声明,急于与此女撇清关系,可见其害怕惹火上身的急切心情。

至于造假问题,我觉得现在顶级投行直接进行造假可能性不大。如今国际市场监管和处罚力度是非常严的,有些所谓“造假”更多的是对于一些虚拟的可提升估值数据的粉饰,误导不知情的投资者,定性分析本身就是见仁见智的过程,而这种定性的判断是相对难监管的。

不了解美国市场,中国企业如何与投行打交道?

当李国庆向当当网董事会致歉后,他又于1月18日中午在微博中引用了波士顿犹太人大屠杀纪念碑上一段著名的反抗法西斯碑文,与此前表达的“有追求正义底线的使命感”并无二致。一些同跨国投行打过交道的中国企业同行对其进行了声援,易趣网创始人邵亦波则接过李国庆的“枪”,对投行“同仇敌忾”。与此同时,大摩女称一些中国企业创始人是“老土”,不了解美国市场。那么将来中国企业和国际性投行打交道,应当注意哪些方面,从而避免利益受到损害,又会否促使本土的世界级投行加速成形?

周定:现在去海外上市的企业,反而有相当多的海龟和海外派创始人或职业经理人,去国际资本市场融资,并不是一锤子买卖,而是一个长期交往、交易的过程,所以,企业自身有了解国际资本市场的能力是非常必要的,至少得有一个了解国际资本市场的内部项目负责人。

至于成为国际性投行的标准至少有两个:第一,面向国际化的客户群体;第二,服务于国际化的市场。本土的投行要发展成为世界级投行,必须多参与国际市场竞争,深刻了解国际市场的运作模式,但尚需时日。

我建议,国内企业在请国际投行做承销的同时,可以请本土投行或咨询公司做独立顾问,此举也可以获得更多的平等对话基础,不至于被“一言堂”。毕竟,定价失误和融资决策不当这个战略层面的问题,比一笔能接受的顾问费要重要得多。

交战之后,是走向分裂还是把酒言欢?

疑似大摩员工频频在微博宣称要“机构卖盘”、“在二级市场打压当当网股票”。而李国庆19日凌晨在微博感慨“老婆明天回,围脖论战被媒体曝光,瞒不住她了”,其妻俞渝则表示将在19日当晚宴请大摩团队,李国庆或暂避。那么,一场激烈争执之后,中国企业创业者与国际性投行之间将会走向分裂,还是把酒言欢?

周定:当当网的联合总裁俞渝,在华尔街工作多年,自然是了解投行工作方式和美国资本市场运作的,她此举倾向于和大摩修复关系。毕竟中国企业去美国上市,有时候是不得已而为之,比如很多互联网企业,因为利润等指标不可能达标,在国内暂时无法上市,虽然国内市场结构性泡沫严重,发行的市盈率很高,但作为当当、优酷之类的企业来说,去国外上市仍是最佳选择,而国际投行恰好有这样的资源和能力。因此,对大部分企业来说,是很需要依赖投行,也必然受到投行的支配。

但要说“在二级市场打压当当网股票”,很可能是大摩女的一时口快。如果真能如大摩女所言,那说明这个市场被操纵的成分太大了,这肯定不是监管层们所能接受的,也是市场和投资者所不能接受的。

当中国创业者的力量足够大的时候,将来一定会引发一些类似投行间与企业交流方式的改革。物以稀为贵,只有很少量公司去国外融资的时候,和国际投行间的对话是无法对等的,因为那是国际投行带着你玩。当中国创业者越来越多地参与到国际市场融资的时候,有巨大的市场发展空间支持,有更多的经验教训学习,大家就越能获得平等的对话机制。当有能力上市的创业者形成集群的时候,群体的力量是无穷的,没有任何一家投行敢忽略和轻视这个市场和这群人。